当前位置:首页拆迁案例
拆迁案例

 

提交纠纷
  您的姓名:   *
  留言主题:   *
  联系电话:  
  E - mail:  
 
留言内容:
  *
               

 

最新资讯
  ·棚改回迁房强制高公摊,有违惠民... (6)
  ·拆迁安置房已出租转让,物业补贴... (0)
  ·北京建设工程律师、婚姻律师、交... (0)
  ·北京婚姻律师、交通事故律师、保... (0)
  ·北京婚姻律师、保险理赔律师、交... (0)
  ·北京拆迁律师、婚姻律师、交通事... (0)
  ·北京合同律师、房产律师、婚姻律... (0)
  ·北京交通事故律师、婚姻律师、拆... (0)
  ·北京婚姻律师、交通事故律师、刑... (0)
  ·当事人主动撤回监督申请 (0)
拆迁案例

签合同父亲写错名不谅解女儿诉侵权

时间:2019/7/9 21:57:50   姓名:[news:p_name]   点击:

 

□ 法制日报记者   黄  辉

□ 法制日报通讯员 刘英生 陶然 

父亲在《农房拆迁安置补偿协议》抬头处错误地写成女儿名字,尾部落款处又签署了自己的名字。女儿据此认为此举严重侵犯其姓名权,于是父女对簿公堂。近日,江西省南昌市西湖区人民法院审理了这样一起姓名使用权纠纷案,女儿的诉请未获法院支持。

王某与王某女之间系父女关系。2009年8月,王某因拆迁事宜,与村委会签订《农房拆迁安置补偿协议》,合同抬头的甲方为村委会,落款由村委会加盖公章。合同抬头的乙方为王某女,落款由王某签名捺印。为此,王某女将父亲诉至法院,要求父亲停止侵害其姓名使用权,并要求将协议中的名字予以更正。

庭审过程中,双方围绕争议焦点展开了激烈辩论。

焦点一:《农房拆迁安置补偿协议》的当事人是谁?原告王某女表示既然《农房拆迁安置补偿协议》抬头载明了自己的名字,那自己当然就是合同的一方当事人。被告王某对此不予认可,并提供了2018年2月村委会出具的证明予以佐证。该证明载明:“2009年8月份我村王某在农房拆迁时,与村委会签订补偿协议,乙方底部落款为王某,却将抬头乙方写成王某女,该拆迁农房为王某所有,协议签订后一直是王某行使乙方权利和义务。王某女在我村未分到拆迁面积及安置房”。被告王某还表示,现房屋拆迁及补偿已经履行完毕,其按照“拆一补一”的方式获得了拆迁安置房。因此,该《农房拆迁安置补偿协议》现已全部履行完毕,王某才是合同的一方当事人。

焦点二:是否存在侵犯王某女姓名权的事实?原告王某女认为,其父王某在协议中使用其姓名,导致其夫家误认为其参与了农房拆迁并获取了拆迁补偿款。被告王某存在过错,已严重侵犯其姓名权。但庭审中,王某女并未提供任何证据证明因王某将合同抬头写成王某女的名字,给其造成了相关的不利后果或其他直接经济损失。被告王某则表示,之所以抬头写成女儿名字,是因为无意中写错,没有主观恶意。事实上其已多次向女儿说明理由,一直未能获得其谅解。庭审中,法院虽多次组织双方调解,但未能达成一致意见。

西湖区人民法院审理后认为,原告王某女诉请被告王某停止侵害其姓名权的诉请,于法无据,不予支持。同时,鉴于案涉房屋拆迁及补偿已经履行完毕,原告诉请将合同抬头的乙方更改为被告王某,已无必要,法院亦不予支持。原被告双方系父女关系,被告行为虽存在不妥,但血浓于水,亲情难得,望各方能各弃前嫌,重归于好,凡事协商解决,维护家庭和睦。

非恶意盗用姓名权不构成侵权

法官庭后表示,姓名权是指公民决定、使用和依照法律规定改变自己姓名的权力,包括自我命名权、姓名使用权和改名权。侵害他人姓名权的行为,包括干涉、盗用和假冒他人的姓名,构成侵害他人姓名的行为,侵权人主观上要求必须是故意的,客观上实施了侵害他人姓名权的行为并造成了损害。

具体在本案中,拆迁合同前后主体不一致的情况下,如何认定合同当事人。一方面,需要结合合同的实际履行情况,考察合同主要义务的实际履行方,判断合同权利义务的承担者。另一方面还需要从合同标的物的特征、用途以及经营主体等方面辅助判断,最终综合考量。庭审中,村委会出具了证明,该拆迁农房为王某所有,协议签订后一直是王某行使乙方权利和义务。故拆迁安置补偿协议的主体应认定为甲方村委会和乙方王某。原告王某女并非本案拆迁合同的主体,并不受拆迁合同的约束。

其次,合同抬头主体书写错误,是否构成侵犯姓名权。本案被告王某将合同抬头乙方误写成原告王某女虽存在不妥,但并非恶意盗用或假冒原告姓名,仅仅是书写错误,对原告的民事权益也没有造成实际损害,对原告的个人形象亦未造成不良影响,故被告王某该行为不构成对原告姓名权的侵害。

本案从是否侵犯姓名权的认定上进行系统阐述,因非恶意盗用或假冒原告姓名,对原告的民事权益也没有造成实际损害,故依法不认定构成对原告姓名权的侵害。同时,从家庭伦理角度出发,希望各方能摒弃前嫌,重归于好,兼顾法理和情理,有利于维系父女之间的骨肉亲情,最终双方均服判息诉,取得了良好的社会效果和法律效果。


 

页面功能: 【打印】 【顶部

上一篇: 未取得物权的房屋买受人的债权请求权能否对抗被拆迁人的合法权益?
下一篇: 包郑照诉苍南县政府强制拆除案
·友情链接 ·申请友情链接    
北京保险理赔律师 北京保险纠纷律师 北京律师咨询 北京拆迁律师 北京民间借贷律师 北京合同律师 北京房产律师 北京离婚律师 北京离婚纠纷律师
农民工工资律师 北京劳动律师 北京劳动纠纷律师 北京交通事故律师 北京公司律师 北京工程索赔律师 北京侵权责任律师 北京刑事律师 北京律师见证
 
 关于我们   |   服务协议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Copyright 2010 www.chaiqianbuchang.com Powered By 拆迁补偿网
北京市惠诚律师事务所李建录律师团队 手机(微信): 17810303161 地址:北京市东城区 E-mail:919403315@qq.com QQ:919403315
京ICP备08003604